看你凝視著液晶螢幕,身上散發著剛沐浴完的香味,我瞇起眼睛。

在黑暗之中,螢幕中的耶穌正在恐懼著即將來臨的背叛,低頭祈禱,而惡魔出現。


我俯身舔吻你的後頸,在你耳邊低語,我說,「惡魔在這裡。」



耶穌看著猶大,瞪大眼睛:「你以親吻為記號出賣了人子?」


然而在我惡戲般撫摸你的身軀,順著香氣撥開你的衣服,以親吻作為佔有你的記號時,你無法壓抑呻吟,驚慌又迷濛地對我說:「為什麼你看這種聖潔的電影還會做這種邪惡的事....」
我聳肩不可置否,微笑,想著或許先天我就崇尚惡德排斥良善正規吧?也或許是你這畜體散發的肉香引起了我深淵的覬覦。

「不行啊...弟弟還在隔壁。」

忍耐著我舌尖的調情,被監禁在我的十指之間,你抿著唇的反應一如我預期,急促的氣息,壓抑的鼻音;我最愛囓咬你的腰際,痛愛到留下齒痕的地步,你連掙扎也不敢,硬是咬著唇忍耐。
你習慣著我糖與鞭子的教育方式,你知道在痛過之後伴隨的是你一次次無法抵抗的奇淫怪技,四肢慵懶無力,奉獻地張開等待我的垂愛;貪婪吸取你的香氣,我深深吻你,等你發現我的手正不安分地向下移動時,你虛弱的反抗:

「不要.....我會冷...」

「等一下就會熱了。」


眾人審判著耶穌,卑賤的木工正槌打著木材,試著做出符合耶穌身型的十字架,耶穌茫然,流淚祈求天父不要拋棄他,不要離他而去。


無聲。

在沒有任何聲音的房間裡,我從你身體的緊繃度得知你的快感,你捂著自己的唇企圖掩蓋你正在自己家中被我佔有的事實,無聲。


『耶穌是騙子!騙子!』



噓。
不要說話。

強勢地別開你矜持的腿,我直直看著你,順著你的乳尖舔舐,與一般男人不同的香甜氣味,我是世上最挑剔的美食家,卻一口口不忍錯過地品嘗你的靈魂與肉體,喜於看見你沉溺在淫欲與苦樂中不能自己;手指揉捏著另一邊突起,急促的鼻息顯示那是敏感來源,長久以來我當然比誰都清楚,順勢舌尖滑至肚臍窩,不斷地吻著,而我的手只是強硬地張開你膝蓋,不讓你合起,也不容你抵抗,直到我終於在無人觀賞的電影吵雜聲中,用唇佔領了你的聖體。


『祂來,用油膏眾人的頭,眾人因此被赦免了。』
『祂命令門徒灑下漁網,捕獲好幾簍的魚,讓眾人都吃飽了,收拾殘渣還剩下很多。』



當快感集中到一點,你發出惱人的嘆息聲,回神到必須壓抑,卻又抵不住陣陣電流傳來。

「唔。嗯...」

我用舌尖抵住最前端,像是迷路的蛇,探索起你那令我滿意的硬挺,那象徵你無法抵抗我的攻略,次次撤守的附屬弱小總令我揚起嘴角,願意成為你唯一的擁有者,你是不是曾後悔初見面時牽起了我的手?只因為羔羊並不知道這是他與Succubus的契約,代表這一生惡魔都不會鬆開你的手。


『不要離棄我!天父耶和華我的神!』



我泛開惡德的笑,熟練地操弄你,嘲弄你。

「說,我喜歡被舔。」

「嗯...我,我不是你的男奴...」

「哈哈,比起男奴我更是愛你啊,快說。」

「我不要...啊啊!」

我用力咬了一口你血液最集中的地方,無法忍耐的痛楚襲來,也分不清那之間是否包含著屈辱與服從,你像吸毒者般顫抖著回應:

「我,我,我喜歡被舔。」

「嗯,你好乖,給你獎賞。」

還來不及反應,我用溫熱的唇覆蓋你還在發痛而脈拍鼓譟的地方,手指玩弄你可愛的記憶庫(或許存有兩億個你的複製品?),順勢撫摸你光滑誘人暗藏色香的男體;在我不斷地搓弄下,你抑止不住的呻吟從唇尖流洩,喉結也一上一下的滑動,再也不知道什麼是道德,淪為我監禁的愛玩物。


「不行,要出來了....啊....」

我止住動作,唇邊牽起唾液的細絲,再次微笑,抬起身吻著昏亂的你。


「你想出來?」

「我不知道....」冷空氣讓被玩弄得渾身燥熱的你清醒了些,羞赧地不知如何在此時自處。

「可是這是你妹妹房間喔,沒有面紙,你要灑在她床上嗎?」

「唔...」



『請你保守我的道路,讚美主,阿門。』



撫弄你的手輕輕捏了捏,惡魔再次笑了。



這是你的受難記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zanami 的頭像
izanami

伊邪那美鴛鴦命

izan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