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前日放血腳痛難耐,睡夢中不斷翻來覆去,極不安穩,最後一次轉身時,手臂壓到什麼柔軟的東西,睜眼一看。

  你躺在那裡。全身穿得整整齊齊,安靜地睡著。



  夢?

  完全驚醒的我想起,前夜睡前忘了將房間鏈條拉上,沒想到就這麼讓你溜進來了,在我還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會看到你的時候。




  我以為至少會一個月看不到你,甚至還準備直接搬家讓你措手不及,如果沒有達成那個遠景,就再也不見,你卻耍詐出現在身邊。

  那一刻心緒翻湧,悲傷與無奈與喜歡,畢竟我是被五蘊所纏的有情生命,因著歡愉瞬間消褪了憤怒,本認為再也不可能,只因招架不住的出現,一切彷若歸於虛無。


  色,你一如往常沉睡的面容;受,長久的愛裡少了顆心;想,何嘗不想?行,我們漸行漸遠;識,當作未曾相遇。

  本應斷了念,無料你是我絢麗而悲壯未了的塵緣,而我又與你恰好相遇,註定了你被左右的宿命,心如冰,渾渾噩噩於此間,沒有眼淚。


  五蘊熾盛,於是種種貪欲翻捲,生成了煎熬,不見你,想見你,倔強嘴硬,摩訶不思議,那一刻我著了魔,映著窗外的晨光,腳的疼痛提醒我是現實,就這樣傻傻地看著你,蜷曲如嬰兒般的睡姿。


  往常你總是摟著我睡,而我也總是貪著你的溫暖與觸感,習慣任手遊走,翻過你的毛髮與臂膀與胸腹,羞澀與無奈與歡愛,習慣了緊緊相依。

  現在卻離我好遠,怕吵醒我,或說是怕我發現罷。

  連原來屬於你的被子與枕頭都不敢碰觸到,像罪人那樣無辜地睡在床角。


  在開口問你之前,為你拉上了被子,也激動地忍耐想擁抱你哭的意念;突然了解了為何友人總是重複著某種輪迴,明知那是火坑卻又貪婪著希望,一次一次縱身投入,再滿是灼傷地重生。女人是充滿罪愿的生物,總是輕易原諒或被原諒,同赴淵藪。



  「....為什麼來了?」



  該報著希望嗎?依然破滅嗎?




  我本是五蘊假合而有的,離開了五蘊,那裡有實我的存在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zanami 的頭像
izanami

伊邪那美鴛鴦命

izan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